2009年5月10日星期日

方言的执念

前两天很偶然的在单子里看到了一个叫《笑侃三十年》的视频,本来也没有什么观摩的动力,但一看到周立波的名字,脑子顿时冒出一串串的问号来:难道说写《暴风骤雨》的大叔现在还在人世,并且还从作家蹦界到了舞台??不能够吧?

当我意识到这不过是一场重名的误会之后,油头粉面的主角已经迅速的用他的表演吸引了我的注意,尤其对温爷爷那一段巍然不动的模仿实在是让俺敬爱不已……两个多小时看下来基本没有什么低潮……尤其配上精良舞美设计的表演更是越发的赏心悦目,如果跟Jeff Dunham似的配上现场乐队就更加high了……

——————————广告结束的分割线————————

其实这海派清口跟李老师的散打评书一样,不过是扒funding的山头,方言剧场文化慢慢在各地复苏倒的确是让俺无比欣慰的事,并且让俺忽地想起一个人来…………此君名叫朴小贵,从前黔剧团的台柱 。当年往台上一站底下也是无数铁杆,大半个贵阳城都能刷脸过的角儿,总在阳明祠对面的大院门口伙同一群大叔半裸着摆龙门阵…………这年月估计知道的已经不多了,估计连知道有黔剧这个剧种的都不多了……咳咳

当然这主要是拜我们广电总急多年来矢志不渝的禁止在人民的喉舌里使用人民平常说的人民话所赐。除了毛爷爷和蒋委员长有资格操四不像方言之外,一切强势媒体都是以普通话进行轰炸……不对,近来连毛爷爷他们也只能说普通话了……………方言动画,禁掉;方言电视剧,禁掉;方言新闻,不提倡…………说方言不仅土,还土得掉渣,土得多了一点他还是圡……恨不得活生生的就把各地方言掐死在生它养它的土地上。

一边是永远正确的指导方针,一边是追逐时尚的人群……曾几何时会说普通话就变成了有理想有文化的象征,对分不清卷舌平舌的孩子会平白升起一股优越感?异乡人听不懂本地话上官话招待情有可原,一帮本地小孩跳皮筋也得使普通话念口诀……这让人唏嘘,十分唏嘘。(岔一句,也是这帮人,面对了会说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的孩子生生的会自卑。)更别提总有那么一票想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家长打小就强行灌输各种风味普通话…………

后来俺慢慢长大,忽然理解语言在大众心目的等级也是跟着财富方向走的…………理同中国人爱美白,白人爱晒黑:因为中国人理念中有钱人才能不劳动,天天蹲屋里不见光;而白人们的想法是只有有钱人才能有时间度假晒太阳……审美与审富总是脱不了干系,语言审美也一样:因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说普通话的孩子总的来说比说贵阳话的孩子家里条件好,而说外语的孩子总的来说比说中国话的孩子有钱……要不然粤语和闽南语能两支独秀着公开大力传播着音像制品么?因为人家有着有钱的优越感(上海北京也优越,可惜只能发泄在滑稽戏和相声上,直辖和特别还是有本质差异的)……同理可证,如今香港明星争相的说广味国语,说明内地有钱了……所以什么时候大学语文要过级了,中国的经济建设大概齐就到达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

有点飙得远了,回头来说方言。其实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大部分的我们还能流利的用方言进行着生活,一来是从来不存在系统的方言教育;二来实验表明十岁以前小孩换了语言环境之后就会彻底更换语言(例:小时候出国的孩子长大了基本都不怎么会说中文);加上我前面提的那群不让自己孩子好好说人话的时尚家长…………(按:我总忍不住的往死里担心,这不会说标准普通话也不会说标准本地话的孩子回头长大了到底咋办?……就想我以前碰见的那些父母支援三线到贵州的厂矿子弟,那一口一口的贵普实在是让人叹息不已…………又及,我一直也没明白一长大了只会椒盐普通话大茬子普通话广味普通话和折耳根普通话的孩子怎么能赢在起跑线上,从小就没有归属感的孩子他到底能优越在哪旮?)

如此下抵上压的生存环境之下,方言是那么的不入千里之外高管们的法眼,那么的受到广大本地人民若有若无的歧视,那么的只能在小范围内尴尬喘息,那么的在一片“请说普通话”的温柔权威中慢慢变质走样……很多与我同龄的贵阳人已经可以毫不停顿的把鞋念成xie,亦可以将他很不土的说成ta......以致我同学跟我聊天听到“二片鞋”“纸飞飞”“吊歪”一类的词常常会突然感叹:“歪唷,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这样讲哦!”

本来语言这个东西是没有纯洁性可言的,但是层出不穷的虚拟方言考试有多少本地人能完全没有犹豫的全部答对?文化多样性这样的大帽子先不扣,就单单说在这样普通话四面八方统共十二维的夹攻之下,方言的一般生存价值:总有一些情形只能用方言描述,总有一些微妙的情绪只能用方言表达,又总有一些最深层的情感只能用方言,并且是方言中的粗话来发泄…………不必等到大家都说着普贵话普川话普南话普北话了才差遣一些专家来研究吧?

3 条评论:

  1. 马小虎它家老者2009年5月13日 上午10:49

    1、前一段在某台看到黔剧(*……唱段,唱我就不展开了,基本走的样板戏的范,倒是想起黔剧团的位置好像是在河滨公园对面,顺便考据年轻时候经常去混的买磁带的地方,好像叫红叶(求证),河滨路影剧院麻辣烫还是有点意思,那年头虎老师的alwa还索比较洋崴崴勒。
    2、曾经小贵胸来过我们厂礼堂表演,那时候还小还可以串后台,此人化妆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阴影,至今都膈应这个斯儿点都不得乱说的飘过~~~~ 囧啊囧

    回复删除
  2. 你老人家说得对,黔剧团就在瑞花巷口口的附近,不过离红叶好像有点距离,离我和唐老板常常去吃的怪噜饭比较近……以前河滨公园有两家卖磁带的,一家在杂技团的那边,一家在公园大门的这一边,一路车站那边好像还有一家……我已经记不清楚哪家叫红叶了……囧rz

    ————————
    那个化妆我也看过好多遍……明晃晃的油彩的确容易黑到人

    回复删除
  3. 我也很纠结啊。。本来我老反对啊些在在贵阳的娃儿不讲贵阳话,遭爹妈教成些倒来不克勒贵白话,两头不靠

    问题是我家这边也没得兹个语言环境啊,将来我家仔仔怕是也只能搞贵白话 (外公外婆说普通话也很痛苦),头痛啊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