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星期三

华山记

因为小旷同学周五有课,我们的周四上午就用在了继续深入探索大皮院及其周边地区上。我跟小旷说,我送走了你下午就去小雁塔,然后顺路去报一个华山西上北下的团…然后等我午睡醒来,就下午五点了。斗争了一会儿,旷同学听见我坐索道上梵净山的鄙夷眼神在我脑里挥之不去,然后我就坐上了306决定买最近一班火车票去爬华山。当然一不小心坐过站到潼关再打车到玉泉院那是后话。
虽然是临近清明小长假,小旅馆的价格也还不算高,带卫浴的也就70,并且老板娘表示给我的是和网上一样的优惠价……我想了一想还是就不夜爬了……说起来夜爬华山,之前查过的不少攻略里都提了这回事,但我怎么就觉得这事不怎么靠谱,阳春三月头上这更深露重风大温度低的环境,怎么想也不适宜整长途,何况还得犯个困啥的……我又没有看日出的癖好。
但好像睡到自然醒再爬又有点忒晒,于是置了个头灯准备四点上山,然后一觉睡到了4:50计划就生了变化……等我洗漱完毕退完押金买了油条出发的时候,已经5:45了,沿路见到卖手套的就亮手套,卖雨衣的就亮雨衣,带着一种哇哈哈哈我什么都有的优越感6点整绕进了山门,然后开始进发。
一路清静无比,水响山更幽的感觉。鸟们都是天亮之后才开始吵吵的,偶尔路过一拨人也都没有什么交谈,连路边小店(据说沿路有23个小店,没数)的人都还没起床。要等到爬到第四五个的店子时候才开始有老板娘睡眼惺忪地劝我买五块钱三根的黄瓜和两块钱一瓶的矿泉水,等光好起来才间或看见有猴子和漂亮小鸟之类振奋人心的东西,但总不容易照到。


爬到快八点的时候有个大哥路过,问我什么时候进的山,我表示六点,人家惊奇地说了一句你挺快啊,比前面那些人快多了,我都走了半个小时呢……半个小时!个小时……小时……@#¥%&*,然后以至少快我三倍的速度迅速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大哥你是特种兵吧?
到了北峰人就多了起来,四处都有人排队拍照,想来是遇上了坐索道的大部队,掏手机看是9:20,于是吃喝休整。偶尔有几只不知从何而来的野猫对着你乞食,叫得十分惨烈,大概是到了这里给养够分的人不是很多,猫奴也要先顾自己吧。那假得不能再假的华山论剑贴片水泥墩前面不少人留影,还排队,还有人真真的议论这是古迹,搞得我不知是哭是笑……然后我后来发现东西南北中发白峰都有这么一块墩子,而且都排队照相的时候,对人生的怀疑就又加重了一层。
华山上的题字不少,大部分是清朝甚至民国之后的到此一游书,好些字烂得让人糟心,而且各种毫无创意,连据说陈抟老祖手书的几个字也不过尔尔,顿时觉得峨眉山张飞庙的题字高大上起来,又想起碑林里那些大和尚们的字,所以大概是道教从业人员的书法文化修养确实略逊吧……
各种华山读物总是在强调它的险,但实际上真正很险的地方都可以绕道,什么天梯云梯旁边都修了步道,鹞子翻身和长空栈道这些地方更是不花钱挂保险绳不让去,不像梵净山新老金顶强制性的那几步……真正无险不欢什么都去试如我的孩子反而是极少数,不过就这么磨磨唧唧爬一天陡坡也挺累人,我在快到西峰的时候找到一块牌子,根据上面的数据那天的全程大概是8000步台阶不到一点,然后我就思密达了……决定索道下山。

西峰索道出来的时候看着绝壁上进出的轿厢们很是有一番风味,不过到底了还得坐那么长的大巴才能回游客中心让人略感意外,三点半到的底快四点半了才打上车去火车站,好在到西安的车票也好买,8:40回到大皮院继续往死里吃。不过单就那盘山公路的走势来看,似乎就是完全为了这索道而开,那么多出的四十块票钱好像也就不冤了。
另,如果有想去玩心跳的孩子,在下长空栈道的时候遇上一个之前夜爬过华山的哥们,他笑称自己是地图全开模式来的,据他测评鹞子翻身难度要比其他地方都大,记得帮我去试一试。我当时想着要去长空栈道就直接pass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